国际社会呼吁暂时解除单边制裁措施 集中精力抗疫


3月27日,武汉市硚口区卫健局工作人员告诉红星新闻记者,因为王忠隔离期未满,现在转院一是不合规,二是专科医院也不敢接收,“像这种情况也存在,有些患者原发性基础病就比较严重,但因为得了新冠肺炎,救治会更加困难。”

但是,特朗普能够宣布全国进入紧急状态之时,疫情已经比较严重了,这个时候再采取的一些措施也有点晚了。从这个角度而言,美国早期疫情防控不力或许也不能怪特朗普一个人。

据“今日美国”报道,盖洛普最新民调显示,特朗普的支持率升至49%,比疫情刚开始暴发时上升了5%,也是他就任总统以来的最高支持率。Real Clear Politics平均民调显示,特朗普支持率为47.3%,也是其就任总统以来的最高支持率。《华盛顿邮报》、福克斯新闻、路透社等媒体机构的民调数据也显示,特朗普的支持率在疫情期间有了明显上升。

特朗普支持率创新高,但落后于拜登

“这个病到晚期的时候,疼痛特别强烈,我们想象不到的那种,是骨头的那种疼。睡不好也吃不好,人也特别痛苦。”王先生告诉红星新闻记者,他一直在为父能否早日解除隔离去专科医院就诊而努力,但“隔离期未结束,没有医院会接收。”

3月29日,红星新闻记者从王先生处了解,经相关部门协调,3月27日、29日,先后有三位协和医院专家医生去中山医院为王忠做了会诊,目前尚未拿到会诊意见。

其次,这也和美国早期不重视、防控举措滞后有关。美国很多州直到3月中下旬才开始实施居家隔离政策,要求民众扩大社交距离,但这时候病毒已经蔓延非常广了,感染人数也就非常多。

“父亲出院后直接被拉到湖北省中山医院,我和母亲解除隔离准备去接他时,被告知父亲还要隔离14天。”王先生称因为中山医院是一家综合性医院,只能保证基本的透析和治疗,无法治疗父亲的原发性基础病,他担心父亲的病症会在这期间继续恶化下去。

武汉肺科医院病情证明单显示,患者两次核酸检测阴性,抗体阴性

“在肺科医院检查各项检测结果正常,CT显示他肺上可能确实有阴影,但是不典型,就是不像是新冠肺炎,”王先生回忆,“肺科医院的医生说不明白我为什么带他去,我说协和医院把他报上去说是疑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