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减缓新冠疫情蔓延 阿富汗将释放多达1万名囚犯


3月23日,西班牙自媒体上流传一条视频让人泪奔。一位中年男性医生在视频中哭着说,他已经将一些老人的呼吸机拔掉给年轻人使用,他于心不忍,这对他的医德教育是很大的冲击。不过,西班牙《20分钟报》24日报道称,医生有权决定将医疗资源优先给对社会有贡献的病员。也就是说,老人患者已经被医院边缘化。有的医院甚至不收老人病患,导致出现养老院里活人和死人“同居”的现象。

和中国人一样,意大利人的家庭观念很强,每周举行一次家庭聚会是一件非常寻常的事情。但从传统文化来看,在意大利,结婚后子女与老人同住的情况非常少,随着人口进一步老龄化,出现很多独居老人,子女探望的时间也逐渐减少。更多的意大利老年人是与聘请的护工一起生活,或者选择养老院养老。

令社会震惊的军队发现被遗弃老人死在床上的情况,就发生在养老院。西班牙约有5400家养老院,大部分为私营,住了37万老人。在马德里,至少1/5的养老院已出现感染病例,令情况复杂的是,不少照顾老人的护工被感染,不得不回家隔离。

西班牙:“昨天还在为她鼓掌,今天她已躺在坟墓里”

三月,是日本的“毕业季”,各个大学、中学、小学乃至幼儿园都会举办毕业典礼。往年,每逢此时,学生毕业典礼的家长席上,“半壁江山”为白发老人所有,但今年这样的景象几乎消失,或者改为只有学生和老师参加,或者允许部分学生的父母作为家长代表参加,或者改为“网络直播”。一位70多岁的老人十分不满地致函日本《每日新闻》:“参加孙子的毕业典礼,应该是我人生的组成部分,现在,我的人生因新冠肺炎疫情而有了缺憾。”

减少外出,给日本老人带来的另一个负面效果就是“孤独感”倍增。以往,老年人还可以“预约”探望儿女孙辈,或者把他们叫到家中团聚。现在,为防止感染,亲人们见面的机会急剧减少。为此,日本国立长寿医疗研究中心出台相关指南,建议老年人与邻居保持对话交流,与不在身边的亲属保持电话交流。

鲍里斯·约翰逊推特截图

相较在中国,无论几个月的婴儿还是103岁的老人都被一视同仁对待,意大利需要面对现实,做出取舍。但就记者的亲身体验来说,意政府无论口头还是行动上都没有彻底放弃老人,直升机在全国范围内转移重症患者,调配病床存量,在伦巴第大区,医院仍在开辟新的重症病床。

“在我们这边的一些村子里,整整一代人几乎都消失了。许多七八十岁的人去世了。有些孩子再也不能见到他们的祖父母了。在有的村子里,你甚至无法找到一个古稀之年的老人。”这是50岁的丹尼尔·莫扎尼在社交平台上发的视频内容,他住在意大利疫情最严重的城镇贝加莫。

据统计,西班牙被感染的病患70%以上为65岁以上的老年人,65%的死亡病例不小于80岁。这意味着大部分医疗资源要花在老年人身上。但在81岁的退休护士玛丽亚看来,救死扶伤是医护的天职,岂有老人可以先死、年轻人得到丰厚医疗资源之理?她告诉《环球时报》记者,即便是医疗资源留给年轻人,你怎么知道这个年轻人一定会对社会有贡献,而不会成为罪犯?退休老人拿国家退休金的确带来养老金的负担,但这是白给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