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快3

翻頁   夜間
靈域小說網 > 財運天降陸原李夢瑤 > 第495章 臺上的兄弟兩人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靈域小說網] http://xabaofa.com最快更新!無廣告!

    “陸原!”

    周玉頓時就呆住了。

    是的,這青年當然就是陸原。

    “這小子是不是傻了?”

    “他真的是西南投資公司的嗎,西南投資公司的幾個業務經理我都認識,但是我怎么就沒見過他?”

    “不一定就是經理,也有可能是經理的手下吧。”

    “胡扯,這可是十億的大單子,如果他是一個經理的手下,哪有權力簽這么大的單子。”

    “說的也是,那這就奇怪了。”

    “還是看看陸總他們此時什么態度吧,我覺得這事情很古怪。”

    眾人議論紛紛,一些對西南公司比較了解的人,心里則是更加好奇了,不免也看向了陸滄等人這邊,都想看看陸滄會怎么看待這件事。

    此時,陸滄這邊,西南公司的其他人,看著臺上的陸原,全都也愣住了。

    這誰啊,竟然和903試驗所簽了投資合同,還是十億的?

    腦子呢?

    要知道今天的商業會,陸總都親自來了,所有人簽合同都是慎之又慎,沒想到這小子,竟然這么干脆的簽了合同?而且還是這樣一個超級爛合同?

    “周經理,這人好像是你的手下,是叫陸原那個吧?”

    張婷湊到周玉耳邊,輕輕的說道,吐氣如蘭,吹得周玉耳朵都潮潮的。

    周玉回頭,正碰上張婷得意的眼神,里面有著藏不住的喜色。

    周玉的心,更加煩躁了。

    張婷和自己是同級,兩人是競爭關系,此時張婷這不正是在等著看自己笑話嗎,要知道現在周玉的業績是排行第一,但是這一次要是真的出了岔子,讓張婷反超了,周玉肯定會郁悶到死。

    周玉死死的盯著陸原,這廢物,瞎搞什么?

    如果是給往日,她會立刻上前劈頭蓋臉對陸原一陣追問和責罵。

    不過這時候,盡管心中焦躁,但是她卻沒有動。

    之前關秋水的那番話,讓她心里也不禁有些遲疑了。

    這廢物,竟然敢做出這種驚人之舉,莫非真的是……

    她忍不住悄悄偷眼看了看陸滄這邊。

    是的,此時,她想看看陸滄是什么表情。

    這很簡單,如果陸總和陸原沒有任何關系,陸總肯定會大發雷霆,臉上震怒,這時候,自己要趕緊彌補過失。

    而如果陸總和陸原真的有某種關系的話,陸總應該就不會發怒了的,如果那樣的話,自己就可以確認陸原的確不一般了。

    只看了陸滄一眼,周玉就嚇了一跳。

    只見陸總臉色鐵青,郁悶的看著臺上的陸原。

    這一下,周玉就感覺到嗡的一聲,腦袋都大了。

    完了,自己完全被騙了,看這個樣子,陸原和陸總不可能有什么關系的。

    “周經理,他是你的手下吧!”

    突然,陸滄的目光,轉向了周玉。

    頓時,西南投資公司的其他人,目光也一下子都刷刷刷的聚集到了周玉身上,畢竟老大關注什么,他們就關注什么。

    這一下,周玉更慌了。

    “是,是的,陸總,可是……”周玉本來也算是伶牙俐齒,然而此時她已經亂了,一方面陸滄身上的威嚴太大,另一方面,十億啊,天哪,自己可真的承擔不起這個責任。

    “真是胡鬧!”陸滄的聲音,冷若寒霜。

    看到老板如此生氣,眾人無不噤若寒蟬。

    周玉更不待說了,心里七上八下,冷汗直流,陸總既然這么問了,看來也要怪到自己頭上了,陸原這個廢物,真把我坑的好慘,這一下,弄不好自己直接都被開除了!

    “陸原,你給我下來!”既然陸原和陸總沒關系,此時周玉也沒有忌憚了,她一個箭步,沖上了臺上。

    “誰讓你私自簽合同的,現在我宣布,這個合同不作數!還有,因為你違反了公司規定,這個月的獎金也全部扣除!”周玉惱火的沖著陸原吼道。

    她知道此時陸滄等公司的高管就站在臺下,自己當然要將功贖罪了。

    臺下頓時一片嗡嗡聲,因為聽周玉這么一說,他們才知道陸原在西南公司不過是一個小角色,畢竟連周玉都可以扣除他的獎金。

    “不。”

    出乎周玉意料,陸原并沒有聽她的。

    這一下,周玉差點沒給氣死,“你給我下臺去!”

    周玉此時恨不得掐死陸原,她不敢向臺下看,但是心里也清楚,此時恐怕陸總的臉色更難看了。

    人群騷動起來。

    “你先下去吧。”就在這時候,又一個人上了臺。

    “陸總,我,你放心,我馬上就把這件事處理好……”看到陸滄突然上來了,周玉說話都結巴了。

    “你下去,我來處理。”陸滄擺了擺手。

    周玉心里更慌了,但是她顯然不敢再說什么,只能乖乖下臺了。

    心里暗暗忐忑,這下完了,陸總都親自上來了,肯定是怪罪自己沒有處理好的。

    臺上,只剩下,陸滄和陸原。

    臺下的人,也都屏氣凝神的看著兩人,他們此時都知道臺上,一個是西南公司背后的老板,一個是小員工,這兩種身份,反差巨大。

    他們也很奇怪,公司老板干嘛還對一個小員工客客氣氣的,直接派人把這作死的小員工轟出去不就得了?

    周玉也站在臺下,緊張的看著這一切,大腦急速轉動,思考著待會兒怎么替自己開脫。

    陸滄此時,的確很生氣。

    當然了,他生氣,并不是因為這十億打了水漂,并不是因為陸原給903試驗所投資了這么一大筆錢。

    他生氣,是因為陸原沒學到本事,讓陸原進公司假扮員工的目的是什么?不就是為了讓陸原學會如何商業之道嗎?

    然而現在陸原竟然犯了一個這么低級這么愚蠢的錯誤,陸滄怎么能不生氣呢?

    他倒是不怪陸原把錢花錯了地方,只是怪陸原沒有學到東西。

    所以,他心里還是有些怪周玉的。

    畢竟當初,他就是覺得周玉不錯,所以才將陸原安排給周玉領導的,然而這也有一段時間了,難道三弟沒有從周玉這里學到任何東西?

    “你干嘛簽這個合同,作廢了吧,違約金公司來出。”陸滄看了陸原好一會兒,終于說道。

    此時現場很安靜,所以即使陸滄聲音不大,現場的人也聽得一清二楚的。

    眾人一聽,全部都愣住了?

    什么,就這樣?

    這是一個公司老總對小員工應該的語氣嗎?

    而且,犯了這么大錯誤的小員工,不但沒有得到任何懲罰,而且,違約金還公司來出?

    這小員工是前世做了多少好事才修來的福啊。

    “陸總真的是宅心仁厚啊,這小子命真好。”眾人心里不免感嘆道。

    周玉也是一愣,同時心里暗暗也松了一口氣,陸總既然對陸原都這個態度了,想必自己應該是安然無事了。

    “不。”

    陸原一句話,卻又一次驚呆了臺下,也讓心情剛剛舒緩了一些的周玉,頓時又提了起來,這家伙,真的瘋了?!

    陸總都已經不說什么了,這個時候聰明的人見好就收就是了,這家伙還敢拒絕陸總?

    是的,陸原當然敢。

    看到陸滄的樣子,陸原當然明白他為什么會生氣,也當然明白陸滄生氣的原因。

    然而,這件事,他當然不會改變心意,只要有一絲曙光,他也會抓住。

    也正是遇到了這個女人,他才知道,自己人生最需要的是什么,不是機械的在世界上活著,而是去尋找,再一次的尋找。

    “大哥,雖然我以你的公司來簽合同,但只是為了操作方便,這錢,我以個人的名義出就是了。”陸原又說道。

    大哥?

    人群一陣驚動,周玉也聽得一清二楚,她怒火攻心,心里正怒罵陸原神經病,目光卻看到陸滄臉色竟然平靜的并無二色,頓時心里就是一凜。

    “到底怎么回事啊?那個903試驗所我也聽說過,他們的項目太超前了,根本不現實。”陸滄皺著眉頭說道。

    “但是卻有希望找到她。”陸原說道。

    什么?

    陸滄頓時就愣住了,但是突然,他也就明白了。

    周允,他想起來了。

    那個被帶走的少女,三弟最喜歡的女孩子。

    陸滄知道,陸原很少會喜歡上一個人,只是,他沒有想到,陸原竟然會喜歡到這種程度,都一年多了,還是深陷其中。

    那天在天島上的事情,太過于離奇,陸滄到現在都覺得那好像是一場夢。

    那種超出認知的力量,讓他覺得,周允被帶走,和離開了這個世界,沒什么區別。

    但是三弟卻還在努力的尋找,所以才會把希望寄托在903試驗所這超前的科研項目中。

    雖然陸滄覺得903試驗所不現實,但是能讓三弟有寄托,只要能讓他擁有希望,花十億又怎么樣。

    “我懂了。”

    陸滄終于明白了,他點點頭,轉身看著面前眾人。

    此時,眾人的目光也都聚集在他的身上。

    “我決定了,西南公司和903試驗所合作,初步投資十個億用于項目研究,后期將繼續有超過百億規模的資金支持!”陸滄緩緩的說道。

    這一下,所有人都震驚的說不出話來。

    百億規模!

    現場很多公司的負責人,心里真是艷羨不已,這要是給自己公司多好!

    “大哥,這……”陸原也呆住了,一時說不出話來。

    “三弟,別忘了,我們是一家人,周允的事情,爺爺和我們也都很自責,既然有希望,你就去追尋吧,公司里的事情你也不用管了,你去做你想做的事情吧,需要幫助你盡管開口。”陸滄說著,摟住陸原肩膀,看著眾人,“給大家介紹一下,這位是我弟弟,以后如果有需要各位幫忙的地方,請給行個方便。”

    “那是,那是。”

    眾人頓時又嗡嗡起來。

    人群外面,關秋水和任霞,此時真的是仿佛被雷劈了一樣,傻傻看著陸滄和陸原兩人。

    “真沒想到,陸原的背景竟然這么深,秋水,想必你現在后悔了吧。”周玉不知何時走了過來,戲謔又幸災樂禍看著關秋水。

    當然了,她心里此時也是后悔萬分,只不過想必關秋水比她還后悔,想到這里,她心情似乎好了點。

    關秋水沒理會她,事實上,此時的關秋水已經幾乎失去了思考能力。

    “媽,怎么辦,怎么辦?”她喃喃的說道。

    “還愣著干嘛,快去求他啊!跪下去求他,磕頭認錯,抱緊大腿,死皮賴臉的,總之,趕緊上去求他,掌自己耳光,罵自己賤貨,快去啊,媽和你一起去。”任霞也震驚了,活了四五十年,第一次遇見這種情況,盡管也無比后悔,不過還算鎮定一些,拉著關秋水就向人群擠去。

    “這下你放心了吧,安小姐。”陸原此時來到了安語盈跟前。

    “謝謝你!你放心,我一定不會讓你們的錢白花的!”安語盈很激動,真的很激動,也許只有那些真正將一生都準備奉獻給事業的人才能明白她的激動。

    “走吧。”

    陸原已經沒有必要留下了。

    他和安語盈走向門口。

    “陸原,陸原!”突然,關秋水和任霞,踉蹌著沖了過來,擋住了陸原的去路,關秋水顧不得什么面子了,“陸原,對不起,我錯了……”

    說著,她抬手就向自己臉上掌摑。

    一只手,卻穩穩的抓住了她的手腕。

    是陸滄的保鏢。

    此時受命保護陸原和安語盈離開。

    “陸少,這兩個人……”保鏢抓住關秋水和任霞,看著陸原,等待著命令。

    陸原看了關秋水一眼,“帶到旁邊去吧,動作輕一點。”

    說著,陸原嘆了口氣,向門口走去。

    關秋水和任霞,被保鏢控制著,只能眼睜睜看著陸原走遠,兩人心里逐漸絕望。

    “陸原,我錯了,我錯了,看在昔日的份上,求求你回頭看看我吧,我不要求別的,只要你看我一眼……”

    關秋水完全絕望了,此時眼看著陸原已經走到了門口,人影逐漸隱沒在門口的日光里。

    就在此時。

    轟!

    突然一聲沉悶的巨響,那聲音,從來都沒有聽過,卻有著一種讓人驚駭萬分的恐懼感。

    大廳里,眾人一剎那,仿佛都感覺到心里被挨了一錘,臉上都露處戰栗之色。

    “怎么回事?”

    “發生什么了?”

    “是那里!”

    突然,有人指著外面遠處,一道濃煙,在鱗次的高樓之間,格外顯眼。

    “陸總!”有人圍在陸滄身邊,驚懼的說道,“陸總,那好像是鼎日大廈!”
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注冊),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請耐心等待。
湖南快3-北京快3 北京快3-欢迎您 安徽快3-推荐 上海快3-Home 河南快3-Welcome 吉林快3-安全购彩 重庆快3-Welcome 湖北快3-安全购彩 体彩快3-推荐 广西快3-欢迎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