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快3

翻頁   夜間
靈域小說網 > 師徒戀中的女配 > 第 36 章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靈域小說網] http://xabaofa.com最快更新!無廣告!

    “神君與墨月上神關系很好么?”墨月走后, 堯音瞟向青離問道。

    青離修眉微挑,指向她身后的簡糊:“把這個人參果給我,我便告訴你。”

    “我不要不要不要……”簡糊瞬間大吼起來。

    堯音按下他的腦袋,無謂道:“那算了。”

    簡糊死死抓著堯音的袖子,瑟瑟發抖盯著青離,卻恰好對上他似笑非笑的雙眸,這一下抖得更加厲害了, 怎么辦, 總有壞蛋覬覦他,嗚嗚嗚,他想回縹緲峰……

    沉默稍許, 堯音對著青離擺擺手:“神君若無事, 便帶著獅子回去吧,本座便不留你們了。”

    青離眉心輕顰,開口撇清:“它是墨月的寵獸,跟我沒關系。”他才不會養頭專吃法寶的獅子。

    “哧……”小獅子聽到他這話,傲嬌地甩了甩尾巴,沒好氣地“哼哧”一聲,昂起大腦袋選了個距青離最遠的地方蹲坐下。

    堯音斜眼瞥這一幕, 沒再多說什么, 轉而盤腿坐下, 繼續修煉起來。

    “祖祖祖祖奶奶,你看它……”不過一會兒,簡糊忽然往后跳開一大步, 指向直勾勾盯著他的小獅子,雖然小獅子蹲坐著一動沒動,但大嘴里的哈喇子流了一地,金瞳中流露出野獸般的兇光,似是發狂前兆。

    堯音瞇了瞇眼,不動聲色地移至青離身旁:“神君,它到底什么來頭?”

    青離面不改色:“因石而生,本與墨月源自一家。”

    也是石頭縫里蹦出來的?堯音愈發驚駭,前世墨月養沒養過寵獸她不清楚,但從石頭縫里蹦出的神仙唯墨月一個而已!

    思慮間,小獅子已經向前邁了一小步,頗有蠢蠢欲動之勢。

    簡糊只能緊抱堯音,驚恐地望著流口水的獅子:“祖奶奶,你你打得過它嗎?”

    堯音默然,此時此刻她自然是打不過的。

    自從修為盡毀后,連著她的傳承也削弱許多,一些秘術功法似乎從她腦中抹去了一般,任她怎么想也回憶不起來。

    或許是因為她如今的修為撐不起那些傳承,所以它們才選擇自動封印,若想重新拿回,則必須盡快修煉晉升。

    小獅子越走越近,一口獠牙顯露無疑,別說簡糊了,堯音都有點兒發憷,畢竟她是挨過獅子一擊的:“神君難道不管管它么。”

    青離斜挑眉:“你的那些個神器呢?”

    堯音扯唇,果斷道:“對付它,不適合用神器。”如她所料不差,此獅最喜歡吃的便是各類仙器異寶。

    “嗷……”小獅子終是控制不住,一下撲了上來。

    青離眉眼未動,只揮了揮袖,他們周圍即刻出現一道無形的結界,將野性畢現的小獅子擋在了外面。

    堯音眼看著小獅子不管不顧使勁往結界上撞,與那日狂暴一般無二。

    “為何會這樣?”

    青離淡淡掃過暴躁不堪的獅子,動了動唇:“獸性未除而已。”

    上古人參果誘惑力太大,墨月又離開得有點久,剩余的氣息已不足以令小獅子壓制欲念,就如同生辰宴上一樣。

    堯音點點頭:“原來如此,墨月上神何不將它關起來?”

    青離下顎微垂,忽而偏首看了她一眼:“神女應當嚇壞了吧。”

    堯音對上他墨眸:“并沒有。”

    青離但笑不語,一副早已看透的模樣,堯音兀自移開眼,忽覺憋悶不已。

    “墨石。”正在此時,門口傳來一聲凜肅的清喊。

    堯音猛地抬頭,是墨月,還有……洛華。

    小獅子幾乎是剎那間偃旗息鼓,如夢初醒般奔向墨月,卻在見到他身旁的洛華時猛地止住了蹄子,弱弱“嗷嗚”兩聲。

    那一劍,記憶猶新。

    ...    “這便是你所說的教化?”洛華面色極淡,目光冷冷瞟過僵愣在原地的小獅子。

    墨月黑眸一沉,對著小獅子道:“還不快過來拜見尊上。”

    小獅子又“嗷嗚”兩聲,滿是金毛的大腦袋連搖數下,急得淚眼汪汪,絲毫不見方才狂躁兇狠的模樣,一臉的畏懼之意,愣是沒敢過去。

    墨月瞇了瞇眼:“過來。”

    小獅子擤了擤鼻子,在墨月的注視下化成人形,慢吞吞爬到兩人面前:“拜見……尊上。”

    “尊上,墨石化形不久,的確殘存獸性,小神會好好教化他,再者……”墨月望向堯音:“神女大人大量,已經原諒墨石當日所為,至于護體簪,小神日后定賠付給神女大人。”

    洛華同樣朝她看去,薄唇微動:“是嗎?”

    堯音先是一怔,飛速偷瞄了青離一眼后,才微微垂首:“是。”

    欠他的人情,總是要還的,而且她先前都已經應下了,若此時反口,難免落人把柄。

    洛華眸色漸深,不知過了多久,終是側過身對著墨月道:“你將它帶回去吧,下不為例。”

    墨月優雅地頷了頷首:“多謝尊上,告辭。”

    青離亦稍稍垂頭:“告辭。”

    三道身影很快消失在門口,簡糊機靈得很,知道氛圍不對,一溜煙便跑了出去,一時間,殿內只剩他們二人。

    那種壓迫又上來了,堯音下意識退后兩步,洛華卻走近她,沉聲道:“他們威脅你?”

    堯音搖搖頭:“尊上多慮了。”墨月還算客氣,委實談不上威脅。

    “那你看他做什么?”

    堯音一時沒反應過來:“我看誰了?”

    洛華輕抿薄唇,半晌后才吐出兩個字:“青離。”

    堯音恍然,斂眉順目道:“青離神君生得好看,故而忍不住多看了兩眼。”

    生得好看?

    洛華臉色一點點沉冷下來:“你何時變得如此膚淺。”

    “我向來膚淺。”

    洛華忽然出手捏住她下顎,嗓音淡淡:“修為沒長進,臉皮倒是厚了不少。”

    被他觸碰的那一剎那,堯音渾身一僵,差點沒忍住逃離的欲/望,臉色亦變得蒼白如紙。

    洛華不動聲色放開她:“遇上壁壘了?”

    “沒有。”

    堯音唇形微抖,一口否認,即便的確如此,她也不想求助洛華,有時只需被他看上一眼便覺心驚膽顫,哪里還敢與他單獨待在一處,若無其事地求教他?

    談話陷入僵局,二人皆是無言,良久后,洛華冷臉拂袖而去。

    直到他走遠,堯音才如釋重負般揚起頭,與他同出一處,當真是一種……煎熬。

    洛華宮外

    “今日多謝了,”墨月側首望向身旁好友,心情頗為不錯:“不如隨我去月宮坐坐,正好你我對弈一局。”

    青離微微搖頭:“不了,沒空。”

    墨月眉梢上挑:“怎么,銀月盤的事還沒著落?”

    青離臉色愈發沉凝,他如今面臨瓶頸,亟待突破,若此時有一個好的法器加持,自然事半功倍。

    所有的問題都在聚靈鼎上。

    此物不愧為上古十大神器,器靈堅毅無比,他打磨數日,竟毫無松動。

    堯音說得沒錯,寶物認主,若不能為他所用,聚靈鼎在他手上與廢鐵無異。

    “也罷,”墨月見他久不答話,心下了然,沉頓片刻后又道:“青離,上回答應借與你的古卷可能需推遲一段時日了。”

    青離這才偏過頭,眉尖挑了挑,似乎在等著他解釋。

    墨月很是坦然:“你不必這樣看著我,是尊上想要,我也沒有辦法。”尊上親...自開口,他還能拒絕?

    青離冷淡地移開眼,一字未說,轉身兀自往青離宮的方向走去。

    墨月看著他背影,唇角微揚:“你也不用多委屈,此次算我欠你的,下回對弈讓你一子。”

    青離果然頓足,側眸遙視:“我需要你讓?”

    墨月輕笑:“你當然是不需要我讓的,到時候自有人需要。”

    青離蹙了蹙眉,只覺莫名其妙:“什么意思。”

    墨月搖搖頭,一派高深莫測:“天機不可泄露,日后你便知曉了。”

    青離眉心仍舊顰蹙,卻不再多問,喚來祥云徑直離去。

    墨月掌六界命格,看到的東西自然比他們掐指算出的要多,窺測天機乃墨月特權,多問無益。

    墨月目送那人遠去,笑意漸斂。

    從見到青離的第一眼開始,他便知天道偏愛此人,想想從上古到如今,即便是天才,又有誰真正從**凡胎修煉成神?可見這種機遇,不是人人都能有的。

    然而,作為天道之子,青離卻有一個最致命的弱點過于深情。

    如若是尋常人,情深倒不失為魅力所在,可對于他們這些時不時便要歷個劫應付心魔的神仙來說,著實太過累贅,瞧瞧那位神女大人,便知曉其中厲害。

    故而如青離這般心性,唯有修無情道才最為合適,當初他成神之際,他也是有勸過的,奈何那人偏要一意孤行,自負得很,誰也左右不得。

    這也就罷了,他一早測算過,青離歷經那場情劫后必是一片坦途,但天機命格這種東西,最為玄幻莫測,怕的就是變數,而恰恰在前一陣,變數乍現。

    奇怪的是,連他都判斷不了這變數源自何方,是好是壞,所以才托青離煉鑄銀月盤,想要一探究竟。

    思及此處,墨月低頭,看著乖乖依偎在他腳邊的小獅子,眸光稍緩,或許有變數,也不盡然是壞事……

    *

    幽冥谷是天界出了名的“面壁圣地”,里頭關押著無數幽靈,雖傷不了仙體,但若意志薄弱,則會飽受幻象侵蝕之苦。

    冰臨守在幽冥谷外,默默觀望著被幽靈追趕環繞的小女孩兒,棱唇漸漸抿起。

    指尖忽而閃過一道微光,一柄綠劍驟然騰起,在空中搖擺兩下后,直直往谷內飛去。

    他常年不在天界,之前對綠桑公主并無印象,只是近日因師父的緣故才有了那么幾次交集。

    這位小公主大概是被天帝天后寵壞了,行事霸道刁蠻,全然不顧旁人的感受,與他游歷下界時見過的那些紈绔子弟一般無二。

    對于這樣的仙家二代,給點教訓也無可厚非,但若是為那日華清仙境之事,冰臨覺得,的確罰過了。

    綠桑公主雖然有些偏激,但所言并非胡謅亂語,尊上的徒弟身負煞氣,這是整個天界心知肚明的事情,而且后來最先動手的的確是那條黑蛟。

    綠桑因七殿下故意遷怒排擠辛漾是不對,然何至于流放幽冥谷二十年?

    幽冥谷障氣重重,即便經過天劫考驗的上仙也難以承受,何況是一個沒什么修為的小孩兒?

    冰臨垂眼看向那越來越微弱的綠點,早便聽說尊上對新收的小徒弟萬分憐寵,如今看來,果不其然,竟是一份委屈也舍不得讓她受。

    想不到當年隨手救下的小女孩兒能有如此造化,腦中不禁浮現出女孩兒圓潤白皙的笑臉,心跳竟幾不可查地漏了一拍,頓覺詭異,是……他的錯覺嗎?

    “冰臨師兄冰臨師兄……”銀桐的云朵連翻幾個跟斗,終于到了冰臨身邊,兩眼興沖沖:“冰臨師兄,快,神女大人讓你把小綠綠救出來!”

    冰臨低頭看向她:“師父親口吩咐的?”

    “嗯嗯嗯!”銀桐拼命點頭:“神女大...人說了,尊上那邊她來解決!”

    尊上那邊師父能應付?冰臨攏了攏眉,心中不太踏實,躑躅片刻后,終是化作一道光,直奔幽冥谷底。

    綠桑正揮舞著從天而降的綠劍,胡亂驅趕身邊的惡靈,然而那些惡靈卻怎么也殺不盡,如蛆附骨,如影隨形。

    綠桑狠狠抹了一把淚,發泄似的一陣狂砍,哼,什么狗屁尊上,就是個只知護徒的偏心狂,不僅害得神女大人被獅子撞傷,還把她關進這么個鬼地方,連法器都不讓帶一件。

    還有她那不知死活的蠢弟弟,像是被下了蠱一般,成天就知道“小漾小漾”,搞清楚點,她才是他親姐姐好不好?

    綠桑一邊罵咧,一邊奔逃反擊,卻不慎被一股惡靈纏住,灰黑色的瘴氣立即從四面八方圍涌而來。

    “你們滾開!”綠桑又怕又氣,只能放聲大吼,然而這吼聲對惡靈實在沒什么作用,瘴氣越來越近,眼看就要將綠點吞沒。

    然間寒霜凜至,烏黑瘴氣陡然凍結,少年一身玄衣,從冰晶后現身走來。

    “冰臨師兄!”綠桑哇地一聲撲向他:“嗚嗚冰臨師兄,我就知道你會來救我,我不要待在這個鬼地方……”

    冰臨被抱了個滿懷,身體有些僵硬,他伸手將哭得一把鼻涕一把淚的小公主扶正,自己稍稍退后些許:“師父命我來救你。”

    綠桑停止了哭聲,眨巴著眼看他:“是神女大人讓你救我的啊?”

    冰臨點點頭。

    綠桑扁了扁嘴:“好吧。”

    失落了一小會兒后,某人又主動挨了上來,捧著微光點點的綠劍期盼道:“那這個是不是你送來的?”

    她記得他們第一次見面時,冰臨師兄便將這綠劍沒收了,如今突然出現,肯定是冰臨師兄做的。

    少年低頭看向被抓得牢牢的手臂,唇角輕抿:“我們走吧。”..  ..     ,,
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注冊),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請耐心等待。
湖南快3-北京快3 北京快3-欢迎您 安徽快3-推荐 上海快3-Home 河南快3-Welcome 吉林快3-安全购彩 重庆快3-Welcome 湖北快3-安全购彩 体彩快3-推荐 广西快3-欢迎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