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快3

翻頁   夜間
靈域小說網 > 網游之近戰法師 > 第七百九十章 放話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靈域小說網] http://xabaofa.com最快更新!無廣告!

    黑色食指算是稍稍地出了一口氣。花叢中永生什么的,在他眼中就是一群烏合之眾,對付他們都不用什么配合,這種職業過于單純的團隊,對付起來方法實在是太多了。

    “行了,追個差不多就行了。”黑色食指看手下弓箭手越跑越遠,而且還開始分散了分頭追擊,連忙上消息阻止。花叢男們雖然是雜碎,但雜碎也總有一些雜碎的手段,不能不防。

    細腰舞此時就潛行在左近,甚至可以看到黑色食指。雖然黑色食指還蒙著面,但作為一個高手和行會當家,他的裝備是不錯的,細腰舞剛才刺殺他的過程中也把他的裝備牢牢記住了,此時一眼搜到黑色食指。看到那家伙在人群中瀟灑地談笑著,恨得有些咬牙。

    正恨恨得不知怎么是好,突然一道人影從自己身邊掠了過去。細腰舞抬眼一瞅,不是顧飛是誰。這細腰舞看到顧飛的時候,黑色同盟會的人也全看到了,黑色食指心下一驚,張口就要喊射,隨后意識到自家的弓箭手這時全都追著花叢中永生的家伙跑出去,連盜賊都殺出去不少。

    千里一醉是有速度的家伙,這誰都知道。一想到這點,黑色食指脫口而出:“糟糕,中計了!!!法師,阻止他!!”

    黑色食指連忙招呼著法師釋放法術不讓顧飛近身。但法師的攻擊距離大家都是一樣的,這邊法師們群唱法術的時候,顧飛也在吟唱。顧飛這是頂著法師的極限距離吟唱的,唱完向后隨便退了步,那些法師的攻擊就無論如何也打不到他了。

    而這些法師還都挺高興,覺得是他們的法術阻止了顧飛上前。但他們的法術過后,顧飛的法術這才姍姍來遲。天上地上一起來,自然是引得一團混亂。顧飛一個范圍法術不要緊,兩個夾擊,這可就難說了。

    細腰舞這時也沖到了顧飛身邊,顧飛回頭說:“你在這干嘛,好多弓箭手跑出去了,你怎么不去殺著玩?”

    “你怎么知道的?”細腰舞之前和顧飛發消息時他還說他在洗pk,沒想到速度這么快,不但趕回,還利用這機會開始做文章。

    “消息啊,櫻冢月仔總在給我消息。”顧飛說。這本不是一套計劃,櫻冢月仔的真實意圖就是看能不能占點小便宜,順便幫細腰舞制造一下殺機。結果敗得很慘,但在跑路的過程中,櫻冢月仔卻也發現他們的行動竟然意外地把對方的敏捷職業全給引走了。沒有了敏捷職業,那么再受到敏捷職業的攻擊時,還不把這幫家伙玩到殘廢?

    于是櫻冢月仔連忙給顧飛消息,能擔此重任的也只有顧飛。一般人就算有敏捷,沒有秒殺的實力,還是沒法和團隊斗。

    顧飛這次pk積得不多,在櫻冢月仔他們過來企圖撿便宜時就已經洗盡,回了城后正在思索接下來做什么,就收到了櫻冢月仔的消息。一邊提醒他們不要再這么冒失,顧飛卻也知道這誤打誤撞出來的機會浪費實在可惜,于是也就全力趕來。從這個時候起,櫻冢月仔他們的逃竄才是真正有了計劃,他們是計劃姓地想把那些家伙給引遠。

    此時這一進一退,騙了對方法師的攻擊,同時也騙得了被動攻擊的機會。看到細腰舞在旁,正好節省了一個瞬間移動,朝一邊房頂指了指說:“搭把手。”

    細腰舞領會意圖,疊出兩手,顧飛也不客氣,一腳踩上,細腰舞朝上一拖,顧飛縱身而起,但一看這力道還是有點不夠,匆忙間也顧不上講究了,連忙又踩了細腰舞腦袋一腳借力。

    雖知顧飛也是無奈,細腰舞卻也情不自禁地大怒,竟然拿自己腦袋當墊腳石,這實在是太過分了。細腰舞一邊拍著腦袋上的土,一邊朝著顧飛吼叫著。顧飛此時已經上了房,從房頂迂回繞過了對方法術燃燒的地帶。

    “房頂,房頂!!”黑色食指慌忙朝房頂上指著,但顧飛此時在房頂伏下身形,下面的人根本不知道顧飛移動到了哪個法術,法師們也只好閉著眼睛瞎猜,反正是把范圍法術朝房頂上亂丟。

    傷沒傷到顧飛不知道,唯一可以確定的是顧飛沒死。剛剛他突得一露腦袋,然后劍那么一揮。天地夾擊的法術又為了一次。黑色同盟會的人擠在街道當中,痛苦不堪,尤其是顧飛這法術吟唱劍指的時候不老實,還帶他功夫中的虛招,再有經驗的法師玩家,也根本判斷不出顧飛的法術是指向何處。一時間街道除去弓箭手和部分盜賊,余下的兩百多人都覺得自己所處的位置是在被攻擊,你朝我這躲,我朝你那閃,人撞人,人踩人,亂七八糟。

    “不要慌,都不要慌,死不了!!!”黑色食指怒吼著,對于部下這么容易就亂了陣腳非常不滿。

    黑色同盟會的玩家聽著會長的聲音,卻有些不以為然。會大大人是裝備好血厚,千里一醉兩個范圍法術也未必死,但他們呢?他們大部分人可沒信心能挨這么一下攻擊呢!

    黑色食指這吆喝著,為表示從容鎮定,他本人自然是站著不動,不能亂了陣腳。結果顧飛的法術延遲這時也到了,火法出現,上面下面的就把黑色食指和信任他而站在他身邊的部下給籠罩了……這一干沒被炸到的部下,此時非旦沒替會長著急,反而都在想:你看吧!讓你不躲,被炸了吧?

    這話大家都是想,倒沒說,但有些時間眼睛也是會說話的,尤其這時候大家都是一樣的眼神,黑色食指被削了面子,心下怒極,可是拿千里一醉他又能怎樣。一邊急吼吼地叫那些跑出去的弓手什么的快回來,一邊繼續吼法師們狂炸房頂。

    但顧飛的人已經跳起,從房頂上直落下來,劍鋒所指,準確無誤,正是黑色食指。

    黑色食指大驚,連忙揮劍而起希望顧飛直接掛到他這劍上。

    結果顧飛空中一擰身,暗夜流光劍搭到了黑色食指的劍上,順勢滑下,跟著一句吟唱,雙炎閃的火光把黑色食指的寶劍都映紅了,而抬起的左手,電光霍霍的掌心雷更是把黑色食指的小臉映得湛藍。

    黑色食指根本躲閃不及,顧飛的劍已經抹到了他脖子,掌心雷也按到了他臉上。黑色食指之前已經吃了一個夾擊法術了,而且這半天還沒人給他回復,這時又中了兩個更彪悍的法術,黑色食指眼淚都飄出來了,可他又能怎樣,生命見底,白光已起,黑色食指只能大吼一聲:“殺了他!!”

    他覺得千里一醉是殺了他,但也身陷重圍,自己這幫兄弟也是硬手,堆了千里一醉應該不成問題。

    哪想顧飛招式擊中他后就已經扭頭,手朝身后房頂一指,大叫瞬間移動,咻一下就消失了,重新回到房頂。從顧飛跳下,弄死黑色食指,再瞬移回房頂,整個過程一氣呵成,稍一眨眼就有可能錯過其中一個細節,而整個過程中,顧飛根本就連地都沒沾,弄死黑色食指時他還凌著空呢,跟著就直接瞬移回去了,動作之快已經達到了普通人目不暇接的地步。

    這一次上了房的顧飛卻沒急著藏身,而是威風凜凜地站到了房檐邊下,望著腳下諸人:“都是黑色同盟會的吧?你們完了,退出行會是你們的唯一出路,否則你們的會長就是你們的榜樣!”

    顧飛說完人就朝后一翻,他這詞也是搶著說完的,下面的法師什么的早攻擊上了,顧飛連續退步躲避法術,后來是直接摔到隔壁街上去了,當然這狼狽的一幕黑色同盟會的人是看不到了,此時顧飛人已經離去,他們耳中回蕩著的卻是顧飛最后倉促留給他們的話語。

    會長就是你們的榜樣……這話太有份量了,會長無疑是一家行會的重中之重,連會長現在都被人干死三級了,他們這些小嘍羅豈不是更加自身難保?

    會長的榜樣是什么?就是在人群里連忙被殺兩次,掉三級,現在39,連轉職都沒了,這損失很大。有轉職的玩家加強不是一點半點,39級到40級那可是質的飛躍。黑色食指現在39,要不是他裝備高人一等,實力那在黑色同盟會都可以去倒著數了。

    就因此被嚇得退了會,眼前這些玩家倒還不至于,但不管怎么說他們心中已經蒙上陰影。他們開始懷揣僥幸心理,只希望千里一醉精心出手的目標不會是自己。

    “應該不會是我。我只是個小嘍羅,目標還是會長吧?”在場的好多人都在這么想著,黑色食指如此知道此時自己這些部下的心理,估計自殺的人都會有。

    “行啊你,真被你殺到了。”細腰舞此時可沒傻傻在這停留,看顧飛得手連忙也跟著跑路,一邊給顧飛去著消息。

    “月仔他們犧牲那么多人才爭取到的機會,必須把握。”顧飛語氣很堅定。櫻冢月仔他們沒死的這會也都安全了。這還是黑色食指救了他們,要不是急招部下回來,櫻冢月仔他們其實真不是這些同職業,卻比他們更快更強的玩家的對手。

    “現在去哪?”細腰舞問。

    “反正也有pk值了,去多殺幾個。”顧飛說。他開始對付法師們時倒是贏得了被動攻擊的機會,但收拾黑色食指時,無論如何是他搶先攻擊了,此時身上掛了一點pk值。

    “戰士營地?”細腰舞問。

    “嗯,就算殺不到黑色食指,也再去嚇他一下。”顧飛說。

    “壞到家了你。”細腰舞說。

    “都是被逼的。”顧飛一點不覺得不好意思。

    重生在戰士營地的黑色食指得知千里一醉滅了他后輕松脫身,并留下恐嚇的話語后,心底也真是有些怕了。但在行會的同志面前他還得死撐,在行會頻道中極其輕蔑地道:“切,那家伙不過是運氣好殺到我兩次,我就不信他的殲計每次都能得逞,我看他再來殺我。”

    “老大,他可能已經去了。”有人說。

    “嗯?你們看到了?”黑色食指一驚。

    “沒看到他,但看到細腰舞了,離開的方向,好像是朝戰士營地,他們是不是會合去找你了?”部下繼續提供線索。

    黑色食指嚇得尿差點沒出來,但還在故作鎮定:“很好,那我們也在這會合,和他們決一死戰。”

    這話的內容已經暴露黑色食指內心的恐慌了,對方不過兩人,他在復活點里,而且復活點外有很多人手,他卻還要會合,還要決一死戰,還他們……明明只是他倆。

    不過黑色的玩家總還知道,就算會長在那安全,但要離開也免不了又要辛苦他們一下,于是也朝戰士營地趕去,同時心下不住地在禱告:“千里一醉不砍我,千里一醉不砍我。”

    顧飛和細腰舞那是什么速度,很快就到了戰士營地附近。對方對復活點的埋伏布置比較精致,就像之前埋伏在牧師學院外一樣,有蒙著面的,也有不蒙著面的。此時蒙面的算是明面上的,而不蒙面的才是暗地里傷人的。

    顧飛狂啊!管他有沒有埋伏,直接就走上去了。細腰舞本來是有些猶豫的,但她向來喜歡和顧飛比,一看這家伙無所畏懼,自己又怎么能膽怯,于是也跟著就一起走去。

    顧飛放眼一看,就捉到三個蒙面的家伙,二話不說抄家伙就要上去砍。對方也不交手,轉頭就跑。細腰舞速度比顧飛快,蹭一下就要竄出去,結果卻被顧飛拉住:“慢點!”

    “干嘛,都要跑了。”

    “全是他們的人,跑什么?肯定有陷阱,小心些。”顧飛說。

    “看,那邊又有兩個。”細腰舞指,她又發現兩個蒙面的。

    顧飛眼觀六路,周圍這些人,是普通玩家,還是對手,一時還難以分辨。但對方蒙面角色一看到自己就跑,而不是過來纏斗,挺明顯是要把自己往什么圈套里引,自己當然不能就這么上當。看那三個家伙朝右邊跑去,顧飛卻偏不往右走,扯著細腰舞要往左。

    “去哪?”細腰舞問。

    “那邊肯定有埋伏,咱就在這看著,看他們耍什么花樣。我不信在我的眼皮底下,他們還能調動人手把咱圍起來。”顧飛說。

    細腰舞聽著有點迷糊,但還是跟著顧飛往左邊走,尋了位置,兩人背靠背,開始站著不動。

    “就這么傻站著?”細腰舞問。

    “沒文化,這叫以靜制動。”顧飛說。

    “哪有動?”細腰舞問。

    “因為咱們靜著,所以他們不敢動。”顧飛說。

    “為什么?”

    “因為都沒蒙臉,被我記下了,以后追殺怎么辦?很可怕的。”顧飛說。

    “不要臉。”細腰舞罵。

    但顧飛所說卻一點都沒有錯,對方想擊殺顧飛已經是想瘋了,他們制定了無數的策略,因為很重要的一條就是不要打草驚蛇。因為顧飛速度快,發現有風吹草動,立刻閃人。就算有比他跑得快的玩家,但人有瞬間移動,上房如履平川,他們這一個個搬著梯子,怎么和人比?

    一定要確認他徹底被圍死了,絕無退路了,咱再露出殺機。幾人幾十人想纏著他拖時間什么的,沒勁。

    這可都是血淋淋的斗爭經驗,而且總結的很對。只可惜被顧飛看穿了。剛才那三個蒙面的家伙,看到顧飛就跑,的確是想引顧飛來追,來入可以讓他們徹底圍死,絕無退路的范圍。結果顧飛沒上當,反方向走。這一下子,一幫正準備露出猙獰獠牙的家伙都被卡住了。正如顧飛所說,他們露著臉的,不敢隨便暴露,這要以后被千里一醉報復可怎么辦?他們露臉,一定要等到千里一醉被百分百拿住,那時殺殺殺,直接把這號殺廢,當然就不再怕什么威脅。但現在,千里一醉一根寒毛沒少,扛著劍就那立著呢,結果大家真不敢動了。原本扮什么的,接著扮下去,像是什么事也沒發生。蒙面的家伙,四下搔首弄姿,吸引顧飛注意,想引他來追,結果顧飛看到,只是笑笑,對細腰舞說:“好玩吧?”

    “好玩什么?”

    “你看咱倆都不用動,把他們忙的。”顧飛說。

    “現在是不用,一會總得動吧!黑色同盟會的那些人還能不過來?”細腰舞說。

    “估計是快了。”

    “到時咱是不是還是得跑。”

    “是。”

    “那來這有什么意義?”

    “你看你就不注意觀察,戰士營地那,黑色食指在這段時間里共露頭十三次,每次都是半只眼睛出來,看到我們就縮回去,恐嚇他還是恐嚇得非常成功。”顧飛說。

    “光恐嚇有什么用,我看你站房頂上吹了牛逼,人家也還是好端端的,可沒像你們非常逆天,當時退了多少人來著?”細腰舞說。

    “遲早他們也會退的,要有耐心。”顧飛說。

    “得,他們來了,你去問問有沒有人要退吧!”細腰舞所面朝的方面的,黑色同盟會的玩家趕到。

    “咦,難道我們被夾擊了?”顧飛突然發現那些蒙面沒蒙面的玩家,都開始蠢蠢欲動了。

    “讓你玩!”細腰舞悲憤。

    “別急。”

    “現在怎么辦?”

    “殺出去唄!”
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注冊),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請耐心等待。
湖南快3-北京快3 北京快3-欢迎您 安徽快3-推荐 上海快3-Home 河南快3-Welcome 吉林快3-安全购彩 重庆快3-Welcome 湖北快3-安全购彩 体彩快3-推荐 广西快3-欢迎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