剪纸:一只蝙蝠的自述
来源:剪纸:一只蝙蝠的自述发稿时间:2020-04-01 21:00:11


“疫情对于一直希望拼经济的埃尔多安政府来说,肯定是一个重大打击,甚至影响到民众的支持基础。”邹志强指出,“但此次疫情毕竟是各国都遭遇的严重挑战,无论谁在台上都难以应对得多好,其政治影响还有待观察。”巴拿马政府当地时间28日下午宣布,经过与多方沟通,当天重新评估了荷美邮轮公司的“赞丹”号邮轮出现新冠肺炎疫情的可能性。同时确认该国的卫生安全形势后,出于人道主义精神考虑,允许该邮轮有条件通过巴拿马运河,前提是该邮轮的所属公司要与巴拿马运河管理方签订卫生安全承诺书,且在邮轮通过运河期间,不允许船上任何人员踏上巴拿马领土。该邮轮于27日抵达巴拿马海域,此前巴拿马政府曾以该邮轮出现多名新冠肺炎疑似病例为由,拒绝其通过巴拿马运河。

目前,土耳其政府已要求民众自愿隔离,并禁止了各种集会活动,但尚未作出全面封锁城市的决定。

但是《金融时报》也分析指出,土耳其与意大利的社会情况很相似,家庭联系紧密、多代共同生活的家庭很普遍。这种情况加速了病毒从年轻人向老年人的扩散。和意大利一样,由于防疫观念没跟上,医护人员也开始出现了感染。

据欧盟资助下的东欧调查媒体《巴尔干透视》报道,在土耳其大学医院工作的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医生表示,根据他在一线的观察, “实际(确诊)数字至少比政府宣布的数字高2至3倍”。这位医生还表示,土耳其卫生部门似乎仍在实施观望政策,但随着确诊病例激增,这种政策“行不通”。

3月30日,埃尔多安发起了一场名为“自给自足,我的土耳其”的全国募捐活动,帮助受疫情波及的贫困群众,并承诺捐出自己7个月的工资。埃尔多安还呼吁所有议员和各政党成员参加募捐运动,并表示将为卫生工作者工资提供60亿里拉(约63.6亿元人民币)的支持。

“由于前期控制措施不严格,疫情在加速扩散,未能得到有效的控制。”上海外国语大学中东研究所副研究员邹志强对澎湃新闻表示,土耳其的疫情严重程度最终可能不亚于伊朗。“对照其他国家的经验和土耳其自身的疫情发展趋势来看,预计短期内难以阻止土耳其境内疫情的快速发展。”

据土耳其亲政府媒体《每日沙巴》报道,3月31日,土耳其卫生部长法赫雷丁·科贾在社交网站上宣布,目前土耳其每日的检测量已增加到15000多例,测试能力比前一日增加了25.3%。随着检测能力的提升,土耳其的确诊病例数已经在20天内从零增长到破万。

根据土耳其的难民政策,在土耳其合法注册的叙利亚难民可以免费获得土耳其政府提供的基本医疗服务,但由于新冠肺炎大流行造成的医疗资源挤兑,叙利亚难民恐怕难以享受和土耳其公民相同的医疗待遇。而一些非叙利亚籍难民和非法难民,则面临着就医难的问题。

新冠肺炎疫情陆续在中东腹地伊朗和欧洲大陆肆虐,夹在当中的土耳其也最终“陷落”。自3月11日土耳其报告第一例确诊病例以来的20天内,确诊病例数已迅速过万,增长趋势较疫情发展同期的意大利更为猛烈。

与此同时,土耳其境内的360余万叙利亚难民的健康状况也备受关注。邹志强分析指出,由于土耳其境内大规模的难民群体,且分散居住、流动性大,很难避免疫情在难民群体中的传播,土耳其与叙利亚边境地区的疫情传播同样令人担忧。